只有一個好主意,遠遠不夠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
  • 来源:极速快3_去哪玩极速快3_哪里可以玩极速快3

  ■本報記者 任翀

  右上圖 創客中心We Work在以色列的辦公空間。右下圖 以色列的創業者在創客中心中工作。 任翀 攝《創業的國度——以色列經濟奇跡的啟示》被什么都創業者、創新者視作“紅寶書”,因為它在封面上就寫明“(本書)回答了一個價值數億美元的問題:究竟是什麼讓以色列——一個僅有710萬人口、这样了自然資源的國家——産生了这样了多的新興公司,甚至比加拿大、日本、中國、印度、英國等大國都多”。

  近日,《創業的國度》 作者之一、《耶路撒冷郵報》 社論版編輯和專欄作者索爾·辛格來到上海,為中國的創業創新者細解以色列的創新密碼:只能一個好主意,遠遠不夠。

  創新=好主意+驅動

  力+風險

  創新是什麼?索爾·辛格向記者出示了一張圖片——在好幾個懸挂的電燈泡中,只能一個在閃閃發光。

  他説,這是搜索引擎上經常可以看多的關於創新的照片,強調創新來自一個好主意、好想法就说 好理念。這一理解並不準確:以色列雖然有什么都成功的創業創新企業,但並不原困著以色列的好主意和好想法就比这些國家多。相反,對以色列人來説,更迫切的想法是要解決國家所面臨的實際問題:面積小、資源少、和鄰國關係不穩定……

  那麼,為什麼以色列會有那麼多精彩的創業故事呢?答案並不複雜,索爾·辛格給出一個公式:創新(innovation)=好主意(idea)+驅動力(drive)+風險(risk)。

  “什么都創業者有過這樣的經歷:把当时人的創業想法與他人探討,結果什么都人批評説這是一個糟糕的想法。是放棄還是堅持?真正的創業者有決心、有信心,願意不斷推廣並實踐当时人的想法,然後把它變成現實。就说 把以色列看作一家‘創新公司’,就會發現,以色列就说 用這種堅持,把好主意變成了現實。”這就说 索爾·辛格所説的驅動力。

  他認為,一旦有了驅動力,那麼即使好主意的數量不夠多,但就说 會浪費。因為每一個好主意后会機會變成一個具體的創業創新項目就说 一傢具體的創業創新企業。在他看來,驅動力是區別創新和空想的第一步。

  至於創新公式裏的“風險”,是提醒創新者做好準備,畢竟創新創業不就说 一帆風順,創業者必須能承擔風險。風險有各種形式,也許是來自傳統的挑戰,也許是創新失敗的結果,可就说 創新者害怕風險,不願或只能承擔風險,那麼創業創新很就说 半途而廢。

  記者問索爾·辛格,面對風險,創業者應該怎麼做?他毫不猶豫回答:“嘗試、嘗試、再嘗試。”他認為,風險並非壞事,因為这样了一個“好主意”是真正的完美。各種風險可以推動創業者不斷反思当时人、反思“好主意”,繼而在不斷地改進中變得完善。

  即便遇到失敗這一創業最大的風險,索爾·辛格也覺得不多再 遺憾或退縮,因為“失敗是成功之母”。調查數據也證明了這點:哈佛大學在10006年進行過調查,發現哪些曾經在事業上失敗過的企業家,在下次創業時成功概率接近20%,高於初次創業者,就说 比有過成功創業經驗的企業家再次創業低几条。

  兵役制度,加速了以

  色列的創新進程

  以色列獨特的創業文化也值得創業者借鑒。索爾·辛格提到了以色列的兵役制度和移民文化。

  索爾·辛格説,在大累积國家,人們在退休前的經歷可以分成兩累积,前一累积是學習,後一累积是工作。但在以色列,學習和工作間還有一個階段,那就说 服兵役,男性公民可以 服役三年、男人的女人的女人公民服役兩年。在服兵役期間,年輕人可以學到什么都學校和工作不提供的東西,它們恰恰加速了以色列的創新進程。

  他舉例説,在服兵役的過程中,一個年輕人可以学精什麼是領導,更能学精怎樣進行團隊合作。最重要的一點,他們被強調要以任務、使命為導向,百折不撓地去實現目標。與其説這些是技能,不如説是一種精神。這些精神不僅對一個人的成長意義重大,更對一家創業公司來説無比重要。因為對一家創業公司來説,既要參與者具備領導力和執行力,就说 需要 他們有足夠強大的團隊意識,能夠團結在一起為同一個使命努力。

  兵役制度還讓以色列的年輕人理解了“犧牲”。索爾·辛格認為,十八九歲的年輕人往往認為当时人的地处才是世界上最重要的東西,但通過兵役,他們會明白,世界上還有什么都更加重要的東西,比如家人、村里人 、團隊、國家,乃至世界。就说 就说 為了謀生,人們可以通過更加容易的方法找一份工作;但企業家可以 思考这些更具普遍性的問題,在創業的過程中,他們必須願意犧牲当时人來解決这些重要的問題,以及為實現廣闊的夢想去奮鬥努力。

  身份的“混搭”,推動了

  創新的混搭

  以色列的另一個獨特文化基因來自移民。索爾·辛格説,他当时人也是在20年前從美國來到以色列,在以色列,幾乎每個人都可以説是移民,就说 移民的後代。移民帶來了多元文化,更讓以色列人願意去嘗試更多的東西。對移民來説,要在一個新的地方開始生活,必須先接受、適應,繼而完善、改變。這也是為什麼以色列會有那麼多人創新——他們在創新中接受,也在創新中完善。

  索爾·辛格認為,兵役制度和移民文化並非獨立不相關。將這兩者綜合起來,是以色列的“混搭”意識:鼓勵創新者擺脫頭銜、職務的限制,並且突破了創新并也有的條條框框。

  以色列軍隊對年輕人的培養是多任務式的,也就説,一個年輕人可以 掌握多方面知識和能力。這一培養使得年輕人走出軍營後,也具備“多面手”特質。在以色列,什么都人的名片上这样了明確的頭銜,因為他們認為,当时人做的並非單一領域的事情:可以一起是學生、戰鬥機飛行員、工程師……相反,用一個頭銜來“限定”某個人,不被歡迎。

  身份的“混搭”也推動了創新的混搭。在以色列,最典型的混搭創新要數軍用技術與民用技術的結合。比如,導彈工程師加布裏埃爾·伊旦為導彈研製尖端光電元件,幫助導彈“看見”目標;一起,他把導彈中的微型化技術用於開髮膠囊照相機,可以從人體内部將拍攝的影像傳輸出來。這一過程不僅把導彈和醫學領域結合了起來,還整合出一大批光學、電子學、無線數據傳輸技術領域的科技成果。

  特拉維夫大學公佈的研究結果顯示,以色列所獲得的專利最引人注目之處就说 “混搭”——所涉及的專利數量和種類,在全球后会最多的。

  中國千萬只能小看自

  身創新實力和潛力

  談及中國的“大眾創業,萬眾創新”,索爾·辛格認為,中國千萬只能小看当时人的創新實力和潛力。

  他指出,中國的經濟發展可以説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一次創新:“世界上只能很少國家能夠將当时人的GDP翻倍,第一個做到的是英國,用了1000年的時間;第二個是美國,花了1000年時間;但對中國而言,從10005年到現在,10年裏GDP翻了五倍,從1990年至今,更是翻了25倍!”

  就微觀層面看,中國創新者的健康智慧也讓人嘆為觀止。索爾·辛格的手機上安裝了微信:“什么都以色列人問我,微信是什麼?我告訴他們,這是whatsapp、twitter、skype、facebook(以上均為境外社交軟體)的合體!何如让它只用了一年時間就積累了10000萬用戶,這在國外是很難想像的。”他還讚賞小米手機,認為能在12個小時內銷售2百萬台手機,不僅證明了手機的硬體得到市場認可,其採用的行銷手段也可圈可點。

  他説,也許村里人 認為微信和小米手機在这些構造上有對同行抄襲的嫌疑,但從兩者的發展不難看出,所謂的“抄襲”其實是全部打破同行的商業模式,把別人的優點集中在一起加以運用,這也是一種創新,值得鼓勵。

  何如進一步發展創新、鼓勵創新?索爾·辛格認為,可以 有一種全新的合作創新理念:“比如,可以由不同國家一起投資組建一個創業公司,一起圍繞熱點領域展開創新。”

  他指出,在以往的國家合作創新中,國家與國家之間是貿易夥伴關係,主要為産品或技術的進出口。之後,進入到企業與企業合作階段,比如大企業前往以色列收購當地的創業公司,就说 在當地建立当时人的研發中心,就说 大企業與小企業攜手進行这些領域的研發。目前,阿裏巴巴、百度等都與以色列的企業有合作關係。但現在,可以 國家與國家進一步深化合作關係。

  索爾·辛格説,新的創新形式能夠進一步發揮不同國家的優勢,更好地利用創新資源:“以色列的優勢是擁有強大的技術能力、善於利用風險投資資金、擅長全球化和國際化發展;但以色列的弱勢是不善於管理大型企業、不夠了解中國市場。就说 以色列要生和熟國合作,不就说 以色列單打獨鬥,還得生和熟國合作。”

  他覺得,在全球化創新時代,每個國家經歷的創業創新過程都比較類似,即從初創公司到風投介入到發展壯大或上市。在此過程中,技術上的難點遲早能夠突破,什么都不同國家若是想成為第一,就要把不同國家間的優勢結合起來、把不同體量的企業結合起來,推動創新快速發展:“哪個國家能夠以最快的传输速度實現創新,哪個國家就能領導未來的全球創新趨勢。”

  索爾·辛格看好移動互聯網在中國的快速發展,認為中國在“互聯網+城市”可以比这些國家走得减慢一點。他覺得,移動健康、移動教育和移動城市服務是中國創新的巨大機會:“在未來,我很期待中國和以色列能有一個國家級別的創新合作,讓我們一起重新發明健康醫療系統、無線教育系統,一起構建健康智慧城市。”